当前位置: 主页 > 快科技 >

我在硅谷看到的科技最前沿

2019-11-11 16:21 - 查看:

  作者:李开复

  2016年初,

  李开复带队奔赴硅谷,

  了解美国的科技前沿。

  日前,

  他在中国“硅谷”中关村的一次演说中,

  分享了他的见闻。

  先讲一些比较吸引眼球的东西吧。我觉得在硅谷的每个会议上都有一些有趣的讨论。比如跟安卓之父安迪·鲁宾的讨论就非常有意思,他做的公司叫环球游乐场,其实《华尔街日报》上已经报道了很多。见到他的那天,我们正好也看到了谷歌旗下军用大型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的那只机器狗。

  踹不倒的机器狗的前世今生

  这只机器狗很好操作,我也玩了一下。说起来还挺有缘分的,因为波士顿动力的创始人马克·莱布特,之前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授,我是学生的时候,他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那个时候他在做的项目是一个会单脚跳,然后跳一分钟都不会摔倒的机器人。不过那个时候,如果你拿着棍子轻轻一碰,它就会倒了。而且当时还有一捆很粗很长的线,连接在电脑上,这就是最早的情形。

  前几天刷屏的那个怎么踹都不会倒的机器狗和机器人,已经迭代进步了很多。马克·莱布特后来创立波士顿动力,并且获得了美国国防部的研究经费,专门做机器人研究。从一只脚做到四只脚,再做回两只脚,每一步推进都很不容易,可能已经花了美国国防部上亿美元的经费了。然后,谷歌看上了,就把波士顿动力买进来了,买进来以后谷歌就没有让它再拿国防部的钱。

  机器人的创业平台的诞生

  安迪·鲁宾后来离开了GoogleX,创立了一个叫环球游乐场的公司。简单来说,他的公司就是希望做一个机器人版的安卓平台。如果我们以手机来参照的话,大概在十年前,你要开一个手机公司可能要花一两亿美金做研发,才能把手机做出来,但是现在你可能花一百万美金就能做出来了。因为有各种代工,有标准模块,软件用安卓,还有其他。如果不要什么特色,就是要搞一个手机出来。硬件的成本已经被降低了一百倍,普及了。所以现在乐视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厂商全都跑出来了。当然,小米创业的时候做手机还是挺贵的,不过在此之后就越来越便宜。

  同样的,安迪·鲁宾认为,机器人普及也必然发生,他希望做的事情可以降低机器人创业模块的门槛。比如安卓提供了智能手机的模块,让开发手机的,从硬件到软件都容易,成本低,让更多人进来,让更多人围绕手机进行创业,要不然创业门槛太高了。

  安迪·鲁宾认为机器人的研发进度和十年的前智能手机差不多,所以做一个机器人平台,让更多的人来做机器人创业,这会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事情,也是他从孩童时代的一个梦想。要做工业机器人,或者是扫地的机器人,都是可以的。从机器人模块的角度来看,机器人基本就是一大堆传感器,组合起来,然后有学习训练和控制,让它能够动——动手、动脚、动爪子。软件里加入输入和识别之类的系统。

  这就是安迪·鲁宾跟我们分享的他的梦想。他的模式跟创新工场初期非常相似,由一个孵化器来深度参与一些项目,然后把有价值的模块标准化,把好的项目拆分出去,作为独立的公司发展。

  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博士生的高薪人生

  另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做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博士生,现在一毕业就能拿到200到300万美金的年收入,这是有史以来没有发生过的。当然我觉得硅谷的公司都在追捧这个方向,而且基本是四大名校:斯坦福、麻省理工、卡内基梅隆、伯克利。以前这些学校的博士生在硅谷都可以拿到高薪,但是从来没有到250万美元/年的薪资水平。

  这为什么会发生呢第一,是因为真正懂深度学习的人现在还不是很多,所以供需不平衡。第二,是因为很值。谷歌拿到这样的人,可以马上用他赚一百倍的钱。因为只要把这样的一个人用在某个领域,比如说,假设谷歌要做最聪明的二级市场财务投资,一年就能赚出一百倍来,所以这事毫无疑问是划算的。第三,是因为涉及竞争。谷歌会很不希望这样的人落入他的竞争对手怀中。因为谷歌可以因此有领先的优势,但如果这个人去了脸谱、微软,马上就会给后两家机会。所以是人才的战争。对于这一批一年可能少于50个的博士毕业生,这三大公司:谷歌、脸谱和微软,都在用不合理的价钱去挖。

  这给了我两个启示。一方面是遗憾自己生得太早了,我学的就是这个领域,但是那时候没有公司这样来挖我们。另一方面是类似的人才战争,可能也会在中国发生。

  中国的大学恐怕没有50个这样的博士,但是我们这边有几所“大学”,这几所“大学”的名字叫做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这几家公司之间互挖,可能会成为很有趣的事。

  因为我自己是做这方面的,所以我觉得深度学习虽然很厉害,但是没那么了不起。你让一个聪明的人学两年,他也可以有这个价值。这也就是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来帮助培训一千个中国的深度学习专家,这些都是很有趣的讨论。

  我也问了他们,这样拼命的竞争,再过两三年,中国学这些东西也不难,中国数据也比你们多,你们这套公开了,中国在这个领域的人才可能会比美国多。

  因为在中国,百度、腾讯、新浪微博等等的数据量也非常大,如果在中国也有250万美金的年薪诱惑,中国人会更疯狂地冲向这个领域。所以我相信这个领域最后应该也是一个中美领跑的状态,虽然现在中国远远落后于美国,毕竟美国有斯坦福、伯克利出来的人,而且不断流动。但对于中国来说,这批人可能就在百度、腾讯和阿里。现在百度、腾讯和阿里自己掌控得住这些人,但是长期来说他们也不可能永远掌控。而且小米、奇虎360也都会有这样的人,所以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业界竞争的状态。

  与此相关的,领英的霍夫曼提到马斯克和彼得-蒂尔他们成立了一个开源平台。主要是为了防止谷歌、脸谱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形成垄断。他们有那么多计算机,那么多钱,又把最优秀的人全挖进去了,所以就要搞一个开放式的开源平台,来确保这个东西能够被更多的人快速学习掌握。所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硅谷考虑得很超前。

  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将改变人生

  整体来说,关于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感受主要有这么几点。

  先拿虚拟现实(VR)来说,对于这个领域的发展,有一批人是非常乐观的,另外一批人则认为我们还早了一个周期,就是说现在还在摸索状态,因为内容不够多、体验不够好、太贵,可能真的还在一个玩家的时代。

  就创新工场来说,我们也综合了一些意见。我们的看法是,虚拟现实长远来讲对社会的影响应该是特别巨大的,而且随着摩尔定律等作用,它应该会越做越炫,越做越不头昏,越做越没有线,越做越轻,越做越小。最终变成一个物体,也许不是眼镜,但会让你不知不觉把它融入生活里去,这一天是绝对会到来的,会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会改变所有的事情。

  但是具体方面,我们可能会稍微保我在硅谷看到的科技最前沿守一点。我们可能对这种五到十年的未来,抱有很乐观的期待。但是对于到底能不能在一两年之内,打破玩家的领域,达到普及的状态,我们还是抱观看和怀疑的态度。

  当然我觉得从投资的角度,现在看到好公司就得投了,因为你不能进入生产周期才投,只是说要颠覆什么的话,还需要一点时间。

  我个人对于虚拟现实的看法是,它的第一个突破一定是在娱乐方面。因为我们讲了那么多3D的东西,只有在娱乐内容相关的领域得到了验证,看电影更爽、玩游戏更爽、然后越做越逼真,大概是这样一个状态。然后是电影业和游戏业的延伸,但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个巨大的延伸。

  增强现实,可以有不同领域的应用。可以用在教育方面、辅助方面、服务方面。增强价值的应用是能够直接被证明价值的,而不只是让娱乐感更爽更强,可以在一些领域挖掘出一些垂直性的应用,这是大家的一个达成的认知。

  谷歌的野心与科学家的心声

  此外还去了谷歌见了他们的CEO皮猜,斯坦福人工智能教授李菲菲,以及领英的创始人霍夫曼。与他们谈论的主题都是人工智能相关的,可以把我的总结分享一下。

  去年谷歌调整出一个母公司Alphabet,其实我们也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但这次去了就更加深刻地了解了。基本上,谷歌想要做一个“机器大脑”出来,这个“大脑”是下列几件事情的结合体。

  第一,要有特别大的数据量,这个数据量最好不是公开的,是私有的,而且是可以不断地更新、增加的。因为没有这个东西,就没有竞争优势。第二,要有特别大的机器平台,能够在上面运作、学习、迭代,让你的“大脑”越来越聪明,而且用这个数据越做越好。第三,需要一批特别棒的深度学习或者机器学习的专家,他们知道怎么去弄海量的服务器和海量的数据,从里面把数据变成一种认知和知识,以及能做的事情。

  一旦有这三件东西之后,可以应用到其他领域。用在搜索上,这个“大脑”能把世界全部索引了,你搜什么都能告诉你,还可以做一个最好的排序。用在生活领域,就是一个在线谷歌,可以告诉你今天要去什么地方吃饭,最好选择怎样的出行方式,路上可以买花,提醒你老婆生日快到了,实际上是把这些东西都结合起来了。用在广告领域,就是怎样投放一个广告能让你赚更多钱。

  而且之前我们这些IT人总是想着如何用IT让生活更美好,往往忽略了这套数据为什么不能用在基因排序为什么不可以用在生物科技、制药、健康领域或者是你可以想象的所有领域,因为一旦有了巨大的数据,价值就大了。

  于是你可以看到,谷歌从美国基因泰克公司挖了CEO,来做Alphabet的医药公司的CEO,谷歌的野心是非常清晰的。他用搜索和广告来塑造了一个巨大的“大脑”,这个“大脑”让聪明的工程师来调整,用巨大的数据来学习,用巨大的计算量来不断地迭代。然后把这三者配到一起,找一个领域,比如说要学癌症的治疗,假如能够有一个数据库,包含某个国家所有人的基因、癌症病例,让数据滚起来,跟医院结合起来,有回馈的途径,知道是否有效,不断去追踪,实时迭代,可能就会掌握癌症治疗的方法。

  所以谷歌的方向,就是不断地找新领域,找该领域内的领军人物,拥有相关大数据,再配几个机器学习专家,给他们一大堆机器用来计算,就能产生价值了。这在任何领域都会攻无不克。帮年轻人找对象、吃什么、推演所有的事情,甚至军事,都没有问题。

  归结起来,Alphabet的野心就是成为一个无所不为,用“大脑”来驱动并颠覆传统行业的一个公司。他们一定有很多内部的方法来分析,接下来介入哪个领域,是医学、建筑、房地产、金融还是二级市场之类的。

  举个例子,Alphabet做一个银行相关的应用,来分析人的信用和风险能力。假如一个人找银行借一千万,如果只看内部资料,银行可能只知道你在这里存了五百万、在新浪科技上班等信息,但如果有另外一个爬虫,能把你的其他数据都爬来,比如你还在美国高盛藏了两千万、在开曼群岛买了一栋房子,咚咚咚,“大脑”就会告诉你可以借钱给他。

  所以Alphabet这么一来,可能就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同时也是最可怕的公司。当然我觉得有这个野心的公司其实很多,但是Alphabet应该是最有基础把它做好的公司。

  于是这也就引发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有这么大数据量的公司,他应该如何承担社会责任,实现自我管制不作恶是一个问题。不伤害人类、不伤害用户是另一个问题。所以谷歌设立了一个道德委员会专门用来审核人工智能方面的发展。

  与此相关的是,当这个超级人工智能出来以后,它是真的帮助人,还是会毁灭人的这涉及到作为计算机科学家的道德感与责任感。

上一篇:网游中那些坑爹的事儿           下一篇:没有了